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出境旅游 >

欧洲旅游胜地为何纷纷反对“送钱”的游客们

时间:2017-10-09 19:04来源:未知作者:资讯部 点击:

  “十一”黄金周已经亲近尾声,前往各地旅游的游客们纷纷踏上回归的行程。游客们为了逃离日常踏上旅程,而旅游城市居民却有着无处逃离的问题。今天,iWeekly特邀驻法记者张竹林,和您聊一聊欧洲旅游惹出的事——反游客运动。

  “反游客运动”带头人——加泰罗尼亚

  欧洲最近的热门新闻一定是集中在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诉求上。西班牙政府出动大批警力试图阻拦这场被中央政府定性为非法投票的行动,但警方的暴力视频被传到社交网络上引发了滔天的批驳,包括西班牙的主流媒体。西班牙国王在昨日发表了态度强硬的电视讲话,又引起一波抗议。加泰罗尼亚地区主席很快回应并认为国王对这个地区的数百万人民好处不屑一顾。  

  加泰罗尼亚

  加泰罗尼亚地区经济繁荣,有自己奇特的语言,文化和历史,在近年西班牙经济颓废的情形下,加泰罗尼亚人更加认为自己的财富被抢走了。建议独立的组织越来越强势。加泰罗尼亚也是近期欧洲反游客运动的源头。

  加泰罗尼亚地域首府就是赫赫有名的旅游城市巴塞罗那,依据欧洲便宜航空公司瑞安航空(Ryanair)的考察,巴塞罗那是招待游客最多的欧洲城市。一个叫做Endavant的组织,就是“前进-民族解放社会主义组织”,是大多数反游客运动的谋划者。另外一个同样是宣传独立和反对资本主义的极左组织——“加泰人民候选人团结党”(CUP)。他们的观点是:若加泰罗尼亚地区属于我们,那我们就不能让游客来损坏我们的地区。

  现在看来,这些团体的人显然没有扫兴。这个在巴塞罗那发动的反游客运动,很快在威尼斯得到回应,紧接在蔓延到欧洲其他一些城市,它们都对游客打出了“这里不欢迎你们”的标语。  

  巴塞罗那

  拿西班牙为例,作为全球第三大旅游国家,光是去年就有7500万游客涌入4600万人口的国家。旅游业收入为西班牙带来11%的全国总产值的收入,极大减轻了就业压力。在整个欧盟经济不景气的形势下,正是旅游业打了强心剂,西班牙的经济增长率达到3%。

  根据新颁布的统计数据,今年的第一季度,外国游客在西班牙消费了370亿欧元,其中在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直接消费达到80亿欧元。在西班牙另一个旅游胜地,巴利阿里群岛的开销高达52亿欧元。同一时代,西班牙接待了3630万游客,比2016年统一时间增加了14.8%。旅游业创造了200万就业机遇。仅仅是在加泰罗尼亚地区,旅游业所创造的财产高达500亿欧元。但是,英国的主流媒体《独立报》,还是将巴塞罗那列为全球最厌恶游客的城市。

  为什么要反对一向被认为印钞机的游客呢?

  在巴塞罗那的标记性修建圣家堂周边,游客多到连步行都认为艰苦。报警的市民也多了起来,因为一些前来寻欢的游客住在民宅中,并未斟酌到需要生活在城里需要宁静的街坊。此外,越来越多的房东偏向将房子作为利润更高的Airbnb,导致本地房客被昂扬的房费驱赶到离城市越来越远的区域。潮水般的游客还带来另外一个致命打击,那就是一些城里的贸易形式开始转变,一些当地人生活需要的店铺被酒店等取悦游客的场合代替。更不要说一些在假期中酗酒放纵行为不检点的游客。  

  巴塞罗那

  只管依然有将近九成的巴塞罗那人认为旅游业是一件好事,但将近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巴塞罗那的游客已经到达饱和状态。在居民担忧的排行中,人们对旅游业的担心排在第二位。

  “他们人数众多,喧闹,大多只会说英语或者其余我们根本听不懂的语言,他们不尊敬我们的文化”。这是那些反对游客的西班牙人对游客的评估。在八月的游行中,在夏季最受德国游客欢送的马略卡岛人,就打出了“旅游业正在杀死马略卡岛”这样的标语。

  在意大利的威尼斯,这座长年人口26.5万人的城市,一年接待游客达到2400万。在七月的时候,有2000多位居民走上街头示威,抗议日益高涨的房租,不断到达和离岸的伟大客轮对威尼斯生态环境的危害。威尼斯政府将开始对它们所认为的低素质游客“大开杀戒”——但凡在公共场所席地就餐,饮酒或者跳进运河游泳的游客,都将得到一张最高500欧元的罚单。  

  威尼斯

  几年前我去过一座与法国接壤的西班牙小城Saint-Sbastien,这座只有18万居民的城市以美食闻名,据说这里米其林星际餐厅的比例寰球最高,所以很多高等吃货会特地绕道都要去看看。去年这里接待了200万游客,等于在六年以来游客人数翻了两倍。很遗憾的是,在老城的墙上写着:回去吧游客!

  这些城市对游客的立场,开始让人感到担心。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利法伊(TalebRifai)也公然表现,正在上涨的反游客情感,是一个必需得到严肃看待的问题。

  “喜人”or“恼人”需要小心掌握

  作为游客,我们要做的是,不能以为本人掏钱了就能够为所欲为,认为当地人当地经济需要这笔钱。这些反游客运动的兴起,也证明了钱基本就不是生活的一切动力。即使旅游业能带来客观的收入,但是游客仍是被某些旅游目标地的居民视为恶梦。

  我所生活的法国,则在雄心勃勃地提出一个方案,要在2020年将目前一年接待8800万游客数目进步到1亿。当然也有许多法国人开端质疑这个野心,以为只要高素质的游客就够了。天平另外一段的例子是土耳其。受到国内平安局面的影响,在2016年,土耳其的游客暴跌30%,政府不得不将穆斯林假期从原来的6天延长到10天,以等待重振国内旅游业。  

  土耳其

  所以,旅游业就是有两个面的硬币,看政府怎么更有智慧地去处置它,让它不至于与当地居民的生活对峙,形成紧张的竞争关联。 

 

  ▲张竹林,法国威望媒体《Le Monde》集团记者、法国政治问题专家;毕业于法兰西新闻学院。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