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奇兵大捷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奇兵大捷
张烈险险避开了龙灵儿一记劲气十足的攻击,就见红光乍闪,破风声慑人心魄。   不用看,他就知道是叶天龙的烈火剑,因为挥剑的速度和劲道,皆达到视觉的极限,烈火剑的剑身根本无法看清楚,更谈不上去捕捉了,他只感觉到灼人的热流和红光排空而来。   他大喝—声,整个身形倒飞起,在空中两个后空翻,中间还有一个转折,庞大的身躯丝毫没有受到重量的影响,也没有因为下面刀来剑往,拚命斯杀的人群而出现一丝的误差。   经验不如张烈丰富,叶天龙腾空而起,却追错了方向,落地的时候,被旁边的两个张烈的护帐勇士猛烈地缠上。两把厚背刀火杂杂地砍下来,将他的左右退路完全封死。   「该死的!」   叶天龙咒骂了一声,整个人向前一冲,在两把厚背刀的路线改变的同时,突然一个大旋身,红光连闪数下,两个护帐勇士变成了地上数块残缺的躯体。   张烈可以摆脱叶天龙,却没有办法摆脱龙灵儿的追击。身材娇小灵巧的龙族美少女虽然是跟着叶天龙腾空而起,但她的身形远比叶天龙轻灵曼妙,就是空中飞翔的燕子也会自歎不如。   在凌空翻腾了两周之后,随着张烈的转折,她也随之翻转,飘身下落时不退反进,封住了张烈的后路。   「这位大叔,此路不通喔!」   虽然是激战之中,但龙灵儿好像还有闲情逸致,笑嘻嘻地说着,同时双手一扬,两道掌力有如排空而来的狂涛裂岸,呼啸着朝张烈捲去。即使远在八尺之外,都可以感觉到掌力直摧心肺,让人气血翻腾。   无论是左闪还是右躲,都是龙灵儿掌劲控制的範围,除了退回去之外,只有硬接这一击了。张烈早已打得心寒,这个小女人的功力比他以前所遇到的人都要来得高明,他甚至怀疑,就算是十大高手中,也找不到一个可以正面击败这个小女人的人。   但如果被龙灵儿逼回去的话,就会落入叶天龙他们的重围中,这时候,近卫团的战士已经控制了这一边的局面,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正快速朝张烈包抄过来,很明显,她们要配合叶天龙将张烈留下来。   只要被这些女神战士围起来,张烈知道自己绝对没有机会再逃走了。   狠狠地一咬牙,张烈硬着头皮,睁目如炬,拚着内腑再度受伤,他也双掌一分,正面迎上了龙灵儿的攻击。   劲气相互猛烈地撞击在一起,气流狂乱地捲动,溢出的劲气将两个人身边的人全部推出好几步。   张烈的身子猛烈地晃动,衣袍急剧飘动,虽然是死命地咬住牙关,但从他的嘴角还是流出了一丝血迹,他原本就没有痊癒的伤势再度发作了。   「大帅!」   数十道身影扑了上来,将张烈围在当中,是他的护帐勇士中的精锐。这些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可以说是他的子弟兵,也可以说是他没有正名的徒弟,论到实力,比起一般的高手还要来得高明。   龙灵儿虽然伤了张烈,但一时也无暇顾及他,因为大批的天河新军涌过来,刀剑一齐挥舞,极大地牵制了她的行动。   阳峰冲到张烈的身边,大声说道:「大帅,事不宜迟,先撤退吧!」   张烈不敢开口,因为一开口就会吐出血来,而现在他绝对不能给自己的部下看到自己如此的模样。他强忍住胸口翻腾的血气,点了点头,示意众人撤退。   这时,范铜和他的僱佣兵正将天河新军杀得步步后退,混战中,范铜那个巨大的身躯显得十分醒目,而他的表现更是让天河新军士兵心寒气短。他手中的狼牙棒一挥动,天河新军士兵手中的武器好像是小树枝一样的被拨开。   「滚开!」   一声娇喝,龙灵儿的身形化成一团青烟,绕着围攻她的众人一转,哀号声此起彼伏,刀剑撒了一地,在她身边的天河新军全部倒了。   在护帐勇士和护卫铁骑的拚死斯杀下,张烈终于从另外一个方向败退下去。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还是迟了一步,因为杀退沿途的天河新军士兵让他们损失了不少的时间。   没有在这个时候抓住张烈,叶天龙感到十分的遗憾,也许计无咎和大队人马留下来的话,就可以把张烈留下来了。   但也只有叶天龙这么想,其他的人却是非常高兴,以少胜多,能够击败天河新军的主帅,佔领他们的中军营,可以说是一次大胜。特别是那些僱佣兵,这次的战斗真是所获极丰,让他们大大地发了一笔财。   能够用两千六百名士兵攻下近五千名士兵守卫的中军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僱佣兵的奋勇拚杀,近卫团战士的战斗力,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素,但其中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是张烈的失策。   张烈把五千的士兵放在中军营中防御原本是没有错误的,但他对叶天龙所拥有的超级高手实力有所低估,毕竟中军营的防御不像真正营寨的防御,更不是高墙深垒的城堡,对于身手超凡的高手来说,一举打开缺口并不困难。   如果叶天龙身边没有众多的高手,那么张烈和他的天河新军中一些好手可以发挥出作用,只要将敌人中的高手挡住,就可以保证自身防御网的完整。但叶天龙的部下拥有十五个女神战士,还有龙灵儿这样的龙族高手,她们在一起发挥出来的战力没有人可以预计的。   这些战力十分恐怖的人集中在一起,攻击一点的话,自然会很轻鬆地打破缺口,天河新军中军营这种相对简易的防御如何挡得住她们的冲击啊!   而在防御被突破之后,中军营的地形根本适合大军的斯杀,使得天河新军虽然在兵力上佔优势,却是无从发挥。相反的,叶天龙的部队虽然兵力少一些,但个个战力高强,在局部的战斗中佔得上风。   加上叶天龙的部下拥有女神战士这样的超级好手,她们的攻击足以让天河新军士兵的斗志急剧下降,敢一试身手的人全部变成地上毫无意义的血肉。   在僱佣兵们忙着打扫战场,收穫众多战利品之际,龙灵儿望了一下叶天龙,然后走到辛西雅的身边,有些不解地问道:「辛西雅大姐,你们的功力好像有了很大的提高啊,是不是最近有什么特别的心得?」   叶天龙的耳朵一下子立了起来,老实说,他心中也有点奇怪,这次战斗中,辛西雅这些女神战士她们的武技好像突然间有了一个提高,比起在青峰山的时候,明显提高了一个层次。   如果在青峰山的时候,辛西雅她们有这样的表现,也许……   叶天龙不敢再想下去,再想下去就会在他和女神战士之间产生出一道裂痕,这裂痕虽然是看不见的,但却足以影响到他们之间以后的相处。   所以,龙灵儿问辛西雅这个问题正是时候,其实,真正说来,龙灵儿是在替叶天龙问,因为她已经察觉到叶天龙心中的想法,而她并不希望看到今后在叶天龙的心中留下一些阴影。   辛西雅看了看旁边的姐妹,沉沉地说道:「青峰山的时候,我们姐妹没有尽到保护的责任,让公子陷入伤心欲绝的境地。回来之后,我们姐妹经过商议,决定破戒使用禁忌的方法来提高大家的武技,好在以后的日子里更好的为公子效力。」   「破戒使用禁忌的方法?」龙灵儿反问了一句,「那么,对你们以后有什么样不好的影响呢?」   这时,叶天龙走到她们的旁边,问龙灵儿道:「你怎么知道会对她们产生不好的影响?」问这样一句话,叶天龙的心情是非常愉快的,因为心头的一个疑问消失了。可以说,龙灵儿帮助他解开了心中的一个结。   看到辛西雅她们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龙灵儿便道:「不要瞒我了,我知道神族的禁忌戒律如果被破的话,一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神族的命运,是不可能改变的命运,这是连创世之神都不能改变的命运。」   辛西雅颇感惊讶地望着龙灵儿,噫声道:「没有想到连这个你都知道,看来你懂得东西还真不少啊!」   「那是当然的!」龙灵儿十分得意地说道:「我是族中最好学的一个,也是头脑最好用的一个。」然后又催促道:「你们快点告诉我,那是什么样的代价吧?」   辛西雅犹豫了一下,张张嘴,想说什么又不想说的样子,看得龙灵儿是直跺脚,叶天龙也是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代价,会让女神战士不敢说出来呢?   正想催促辛西雅的时候,侦察的近卫团战士跑过来报告,庆计大人带着他的枪骑兵们到了。   叶天龙大喜,连忙迎出去。没有等到他走出中军营,庆计带着两千名骑兵已经轻快地驰进原本属于天河新军的大营。见到叶天龙他们,庆计一声令下,骑兵们全部从马上跳下来,牵着战马列队。   看到庆计和他的枪骑兵虽然是风尘僕僕的样子,但却是完好无损地回来,叶天龙不禁上前拉住庆计的手,用力拍着他的肩膀。   「好个庆计啊!干得太漂亮了!」   然后他转头对枪骑兵大声说道:「大家辛苦了!这一战你们打得最漂亮,可真是立下了头功!」随后又勉励了几句话。听到主帅大力的讚许,枪骑兵们都显得十分兴奋。   「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叶天龙和庆计走了一个并肩,向他追问当时佯攻松安镇的情况。对于庆计用两千的骑兵进攻有一万五千守军的松安镇,还迫使对方派人向自己的大营要求支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了。   庆计笑了一笑,轻鬆地说道:「这些只是彫虫小技而已,是天河新军的那个守将太差了。」   原来庆计在不断伏击天河新军大营的游骑兵时,就故意留下一个队长没有杀,而是将他打昏了带回去。在一番声色俱厉的审问之后,就带着这个游骑兵的队长前往天河新军屯积粮草的松安镇。   一路上,他们「不小心」地谈论起叶天龙大军的行动计划,通过十分技巧的说法让这个游骑兵队长知道了叶天龙正在策划对松安镇发动大规模的攻势,準备夺取松安镇的粮草,让围攻安阳的十万天河新军因缺少粮草而不战自溃。而他们这一枝骑兵是负责封锁道路,现在要去接应叶天龙的大军。   在离松安镇不远的树林中,庆计让所有的骑兵停下来,装作在等候叶天龙的大军到来,然后负责看守那个天河新军游骑兵队长的骑兵们「一时疏忽大意」,让这个游骑兵队长夺了一匹战马,逃出了他们的视线。   在看到那个游骑兵队长十分辛苦地向松安镇驰去之后,庆计马上命令数十名枪骑兵换上天河新军游骑兵的服饰,趁着夜色驰向松安镇。他们冒充天河新军大营的游骑兵,骗过了松安镇的守军,潜入堆积粮草的地方,在约定的时间里放火。   而这个时候,庆计指挥着枪骑兵向松安镇发起奇袭。同样在先头几个假冒天河新军游骑兵的掩护下,枪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进了松安镇,让松安镇的守军一时根本无法反应过来。   先前进入松安镇的那些枪骑兵便在里面四处纵火,同时大喊大叫,配合着庆计将松安镇闹得一片混乱。而这个时候,那个天河新军游骑兵队长也刚刚向松安镇的守将报告完他「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情报。   这样的后果就是松安镇的守将信以为真,叶天龙的大军正在向自己发动强大的攻势,他既要分兵防御,準备和叶天龙的军队打街道战,又要派人去看住粮草,将起火的地方扑灭。   粮草可是军队的根本,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强大的心理压力让松安镇的守将做出了向大营求援的决定,而且所派的正是那个前来报信的游骑兵队长。   庆计的枪骑兵杀进松安镇之后,和先前派进去放火的那些骑兵会合,在冲杀了一个来回,将身上的火把全部丢掉后,便马上退出了松安镇,向着来路疾驰而去。   等到从睡梦中被惊醒的天河新军回过神来,形成完整的战斗部队,将松安镇的混乱局面整顿好,把粮仓的火势控制住,才蓦然发现敌人早已经远去。一切只是自己的士兵在自乱阵脚。   这时候,他们再想派人向大营报告已经为时过晚。大营派出来的援军很快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因为是心急火燎的行军,这些士兵还真是累得够呛。见到松安镇居然还是虚惊一场,从大营赶过来的许多将士顿时没有了力气。   和庆计的枪骑兵队伍兵合一处的叶天龙很快就和大胜归来的计无咎他们会合。计无咎他们的情况十分顺利,从安阳方向赶过来的天河新军正在埋头赶路,却被埋伏在道旁的法斯特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猛烈的箭雨招呼过后,是大批汹涌而来的法斯特军士兵,猝不及防的天河新军队形马上被打乱,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回击。一通好杀,黑夜中无法做出正确判断的天河新军在丢下了四千多具尸体后,十分狼狈地逃回了安阳的前线营地。   经过简单的交谈,叶天龙知道了现在围攻安阳的天河新军居然是由伊思和阳建率领的。   「情报没有错误吗?」叶天龙再度确认了一下。   计无咎十分肯定地回答道:「是的,大人!我们审问了一些天河新军的战俘,已经确定就是伊思出任前线总指挥,而他的副将是阳建。」   叶天龙的心头猛地一跳,眼睛直望向计无咎,用一种平淡的语气问道:「谁带队回来支援的?」   计无咎马上明白叶天龙话语中的意思,他答道:「是阳建,但他没有和我们交手就撤退了。」   叶天龙点点头,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于绾贞来说,会产生怎么样的后果,但他又不能隐瞒,因为这件事迟早都会传到绾贞的耳朵里面。   经历过青峰山的事件之后,叶天龙现在对于自己身边的女人越发地珍惜起来,他实在不想看到绾贞伤心的样子。这个虽然貌不出众,却是温柔贤淑,惹人怜爱的少女现在已经是他们中间不可分隔的一员了。   稍微一经商议,天龙军团所有的将士在叶天龙的指挥下往西顿镇的方向进发。攻佔天河新军的大营,已经给天河新军一次沉重的打击。现在从后面杀向攻击天河新军进击任丘地区的先头部队正是时候,想来这几天,左岛近所承受的压力一定非常大。   至于安阳的重围,则等崔望进入安阳和三地的自卫团首领谈好条件再说,按照某个人的说法,这样的举动就是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不过根据晨月收集到的情报看来,安阳三地的某些人是属于危险份子,如果叶天龙不趁机收服,这块肥肉可能会落入别人的手中。   逃到中途的张烈他们遇到了从松安镇疾驰而来的援军,看到这些原本是从自己的大营中派出去的军队,天河新军的将士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虽然有不少的将领叫嚣着要夺回大营,将叶天龙他们杀个落花流水,不料他们的大帅张烈却已经倒下了,因为他受到龙灵儿重重的一击后,强忍下的内伤到这个时候再也无法控制了。   没有了这样一个主心骨,没有了全军的领导核心,天河新军的将士只有暂时撤退到松安镇,等待张烈的伤势好转再做打算。对于他们来说,张烈是有如天神一般的存在,可现在却被叶天龙打成重伤,这一下让他们心下凛然,为日后的交战也埋下了一个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