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戴着太太回娘家路上太太被强暴
戴着太太回娘家路上太太被强暴
我和太太于年初二,一大早就準备要回娘家(娘家)是住在桃园永安渔港附近,而我是住在北投,平时我都开车走高速公路,那天因为会堵车,所以我就往西滨,八裏方向走,当我走到快到林口发电场时,看见前方有一个约16-17岁的年轻小伙子,骑着一部机车蛇行的挑衅,我便非常小心的前进,怎料当我车子快超越他时,他忽然往我这边一靠,就轻微的碰到,然而他的机车也没倒,人员也没受伤,他却拦下我,说我碰到他,于是我问他有没有怎样,他说他受内伤,要我赔他3000元医药费,我当然不给,他又没怎样,结果他就开始撂狠话了,此时的他从口袋里拿起一把水果刀,说不赔钱就要砍人,妻子在旁深怕我会受伤,于是从钱包準备要付3000元给他,我心想3000元那么好赚吗?于是我打定主意要跑,趁他不注意时,我就加油门跑了,不到十秒钟,前方就有一排机车排成一排,此时的我心想…………完了………………。 前方的男的有九位,女的有二位,当我被拦下时,后方追来的那一个,二话不说就捡起一个石头往我的玻璃砸了,硬把我拖下来,十多人拳打脚踢,在车上的太太看到我受伤,赶紧拿起钱包说:不要打了,3000元我们给,此时有几个男生看到太太长得不错(朋友都说太太长得像于莉),且当天太太穿着迷你裙,修长的腿看起来真迷人,就窃窃私语,便说3000元那够啊,要36000才够,太太就问他们说不是说好3000元吗,其中一位便说刚才3000元是一个人,现在有12人要36000元不付钱试看看,看来不给钱是不行的,可是身上那来的36000元我就跟他们说要去领,他们不愿意,便押我们坐上我的车,开到一间破屋里,其中一个拿着刀子架在我脖子,命令我太太脱掉上衣,此时太太看见我的脖子上有血,便不情愿的把外套给脱了,可是这样他们就能善罢干休吗?当然不可能,拿着刀子架在我脖子那一位便对我太太说:再不自动点,又要见血了哦!太太听了心里想,如果不听他们的话,铁定会有危险(因为他们大约都只有16-17岁而且,还不会分辨事情的严重性,万一有什么闪失,真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将上衣脱了,此时太太白色胸罩就这样露在众人面前,太太羞涩的脸颊,呈现大红色的,而在一旁的我,心理痛苦万分,在旁的人,各个睁大眼睛,因为太太的身材还算不错,(163公分,42公斤,34C,23,33),就有人开口说:再脱ㄚ,太太看了我一下,无奈的起身把迷你裙脱了,肤色的裤袜隐约可看到里面白色的透明内裤,(内裤和胸罩是一套的)这时候已经有人在吹口哨了,有人则说穿这么骚的内裤是想干什么呢?隐藏的内容此时太太的脸持续发烫,我见状,便跟他们说:停止好吗,我给你们二十万,但他们却说:我们不要钱,就算要给我们钱,也要等我们欣赏这么好的身材再说,又揍了我几拳,此时已经有几双手往我太太的胸部摸去,太太则东躲西躲的,又看见我的颈部开始流血,便乖乖不敢动,任由7,8双手在她全身上下尽情的抚摸,忽然有一个人将太太裤袜的裤裆部分给撕开,只见内裤更加透明了,太太的眼睛则羞的不敢张开,混乱当中,胸罩也被脱了,两颗又圆又大的乳房就这样夺眶而出,那些人看了简直就像荒山的豺狼看见小白兔一样,口水直流,(太太的乳房大,乳晕小,看起来很粉嫩),猛往太太的乳房上面吸,太太则一直喊痛,在一旁做先生的我,却束手无策,任凭那群豺狼,享用我的小白兔。 一会已经有人开始寻找丛林之泉,把太太的裤袜脱下,塞入我的嘴巴,太太极小的透明三角裤,已经可以看到丛林了,看得大家心痒痒的,有人迫不及待的伸手往裤底摸,有人则像在搓馒头一般的在太太的胸部摸,最后有一位看到太太的裤底已经被摸得湿过内裤了,就动手脱掉太太的内裤,将太太的内裤戴在我的头上,此时太太全身精光,双腿夹紧,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那些人不可能这样就放过我们,命令太太把双腿张开,天ㄚ,这样多难为情ㄚ,太太便把腿微微张开,他们却在我太太的左右边,一人拉一脚的把太太的腿给张开,此时太太惊吓的哭了出来,他们把太太的腿给张的很开,又在两脚踝内侧各放一杯水,命令看住我的那个人说,只要我太太让杯子的水滴出一滴,就用刀子刺我一下,太太吓的不敢乱动,深怕一不小心把水溅出,我会遭到不测,双腿开开的被他们一览无遗,他们轮流摸着太太的蜜穴,有的甚至将手指伸入,边摸边说好紧喔,将手指伸出后还往自己的嘴巴吸,还直说:极品,极品,(因为当时太太和我结婚不到2个月,我们行房次数,用手指既可算出,且太太是反对婚前性行为的)。 后来有一位长的比较高大的人,走到太太后方,双手抱着太太的双腿,往上一顶,太太的腿张得更开,蜜穴就这样整个暴露出来,其他人见时机难得,轮流将头往太太的私处栽,所有人都伸出长舌的舔起太太的阴唇、阴蒂、阴道、阴核、把太太整个阴部舔得湿淋淋的,都是口水,另外2位少女见状,分别也说要舔舔看,她们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男生们都一直说极品,就把舌头往太太的阴部伸去,舔了一会,2个女子分别起来都说:有不一样吗?其他男生笑着说:妳们懂个屁ㄚ,说着说着,抱着我太太的那个大个把我太太放下,命令太太帮他脱裤子,太太无法反抗,只好照做,当太太把他的内裤也脱下时,一根巨屌就这样甩出来,太太吓了一跳,此时大个抓住太太的头,巨屌往太太的嘴一顶,整支火棒就塞入太太的嘴里,太太直直作呕,大个命令太太要用力的吸,太太无奈只好照做,(我们从来都不曾口交过),就在抽送数分钟时,大个忽然腰桿一挺,我心想完了,太太不知道大个已经要射精了,果然,大个把浓浓的精液射到太太嘴里,等太太发现时,已经将大半的精液吞到肚子里,剩余的则从嘴角慢慢流出,我美丽的太太就这样在我面前吞下别人的精液,这时,其他人也等不及了,纷纷挤向我太太身边,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衣裤,将他们的阳具一一的插入我太太的阴道里,最可恶的是他们每人都在我太太的阴道里射精,(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他们轮流的姦淫我太太,而且每人都2次以上,有2个还高达4次,其中有一位还企图要肛交,他将他的龟头伸入太太的屁眼时,太太当时痛的大哭起来,歹徒才作罢,于是将伸入太太屁眼的龟头,改伸入太太嘴里,只见太太一直呕心,也无奈的将精液给吞了。 等到大家都做完了,那两个女生就对我太太说:你这臭婊子,害我们今晚没得爽了,我要你好看,一名少女就拿起刀子将太太原本稀疏的阴毛给刮光,命令我将太太的阴毛给吃了,我根本无从选择,只能照做,另一名少女则拿起一根球棒往太太走去,这怎么行,球棒一伸入,太太铁定会重伤的,我只好大喊不可以,其他的男生听到我出声,便往我这边走来,那名拿着球棒的少女就说:没关係,我来,……………于是将我推倒在地上,也将自己的裙子翻开,内裤脱掉,对我说:只要你能让我们两姐妹高潮,我们就放过你太太,此时为了要救太太的我,只好动手準备脱掉自己的裤子,但这名少女却说:不準用手,天ㄚ,不能用手我怎么脱裤子ㄚ,少女说:用嘴让我高潮ㄚ,于是将她的阴部往我的嘴边送…………………………天ㄚ,这少女的屄好臭ㄚ,可能是昨晚跟这些少年做完没洗就睡了,臭腥味让我整个人清醒起来,又想吐,但也须照做,于是将舌头伸长往少女的穴里舔,我就模仿A片情节,往少女的阴唇、阴蒂、阴道、阴核、尽情的舔,用心用力的舔,因为我心理只期待这一切赶快结束,没多久,少女果真高潮了,少女抱着我的头往她的阴部紧贴,足足约有一分钟,我差点就窒息而亡,少女起身时,只见我满脸都是淫液,连鼻孔都是,害我猛打喷嚏。 另一名少女见状则说:换我了,换我了,也将自己的裙子内裤脱个精光,往我的头上坐,唉!又是同样的臭腥味,这位还更酸,更鹹,出于无奈只好跟第一位一样,用我的舌头在她的屄里,上沖下洗,左搓右揉,经过一番苦战,少女终于高潮了,不同的是,她居然尿在我脸上,这下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位少女的味道会更酸、更鹹,原来她会尿失禁。 经过一整天的混战,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他们终于要走了,临走前,有人提议叫我们夫妻帮他们清理乾净,我不敢多说话,静静的等待这一切赶快过去,他们把太太叫起,命令太太用舌头把他们的阳具舔乾净,叫我把那两名少女的穴也要舔乾净,我和太太心理都想,只要快快结束,什么都好,几分钟后,该做的都做了,应该可以结束了,但他们却说:那怎么行,只有我们爽,对你们夫妻俩会不会不好意思,我们急说:不会不会,有人就说:谁说不会的,我说会就会………………………我要你们夫妻俩做给我们看,只要有一方没高潮,你们今天就别想走了,唉!他们真的很麻烦,我们也无奈的在他们面前做了起来,起初有些不习惯,但也没办法,夫妻两都想早点结束赶快回娘家,经过一番苦战,太太终于先高潮了,随后我也射了,那两名少女见我射了,纷纷冲向我来,直说别浪费,于是将我的精液给吞下,整件事才告一段落,我和太太就赶紧将内衣裤穿一穿準备离开,突然有人说等一下,我心想,糟了,他们一定又后悔了,那个人命令太太把胸罩和内裤脱掉,我就向前跟他们说:不是说好结束了吗?那个人就说:别紧张,我们也累了,我只是想要一些战利品,此时我和太太才鬆了一口气,说完太太便把刚穿上的胸罩和内裤给脱掉,亲手交去给那一位,那个人还看了我太太一眼,伸手把太太的胸罩和内裤,拿到鼻子上面闻,边闻边说:真香,真的很香,整件事终于结束了。 经过一天的惊魂,已经下午5点了,我急忙的开着车往台北方向走,走到关渡时我才安心了,于是赶快找公共电话打电话给岳父和岳母,此时的岳父母已经紧张的说: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Call你们B.B.Call也不回,我急忙跟岳父母说对不起,因为昨天打麻将打通宵,所以睡到现在,改天再回去,此时岳父母才放心,说完我和太太就回家了,回到家里太太跟我说她的下面很痛,请我帮她看一下有没有怎样,于是太太把迷你裙撩起,里面没有内裤,我仔细的检查太太的阴道,发现太太整个阴户都红肿了,而且也破皮了,再仔细的闻了一下,味道和那两名少女的味道一模一样,天啊!我美丽动人的新婚妻子,却变成和不良少女一样,真叫人捨不得,事情也已经发生了,我很痛心的责备自己,为了要省3000元,更责备自己连自己的太太也无法保护,唉!于是两人都累了,洗个澡就睡了,第二天,就带太太到妇产科检查,当太太躺在诊疗室的床上时,我都一直在太太身边陪她,因为又在陌生人面前宽衣解带,太太真的怕了,看着医生叫太太把腿张开,彷彿昨天的一点一滴,又重现在眼前,正当我在回想昨天的事时,医生说:年轻人,你是拿什么东西插入的,整个阴户都严重破皮,而且有一些撕裂伤,爱玩也不能这样ㄚ,我直跟医生说没有,可是医生一点也不相信,看完后,医生拿了些药膏,涂在太太的阴道内外,跟我说:你们最好一两个月不要有性行为,否则感染就很不好,说完拿了一瓶药膏叫我每天早晚洗完手帮太太擦药,两星期后,太太也逐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