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1章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1章
彭一声,你脑子就要开花,然后挖个坑把你扔下去,淋上汽油,一点火…呼……把你烧成炭,再埋上土,神不知鬼不觉,这个世界上就少了一个叫郑云天的人……简单吗?郑处长……」彭程眼中流出凶光。「你想怎么样……」郑云天脚一下软了,头上直冒冷汗,手有点抖。   「不想怎么样,听我的话一起发财,否则让你人间蒸发……」彭老闆把手上的照片一下打在云天面前的台上。   「光头」手一动,「卡」地拉开手枪保险销……   「别……别……我答应你们……」郑云天终于在对方的威逼下就範。   「这里面还有两份省高级法院的材料,需要你帮忙,你老婆现在正在审的那单破产案,你帮我套点资料出来,事成之后,另有回谢……」彭老闆指着台上的文件说道。   郑云天说不出话。   「郑处长,人无横财不富,要富贵就得用命拼,照我说的去做,只此一次,事成之后你会拥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就算不做这个处长也无所谓,可以出国……相信我,这绝对是一笔对你有利的交易……」彭老闆说道。   「记住不要玩花样,我们是什么人相信你已心中有底,我们要干的事没有办不到的,你老婆儿子都在我们的监视中。跑和藏都不要去想,你跑不出我们的手心,明白吗?」彭老闆冷冷地说。   在彭老闆的威迫利诱下,郑云天完全妥协了。   ……   像一具失去了思维的行尸,郑云天木然回到家,他不知怎样面对自己的妻子……   经过权衡,他最后决定铤而走险,与其等着别人宰割不如主动出击,他做好了全盘计划,一旦事发就带上老婆孩子跑到国外去,反正有那么一笔钱在手,到哪里都不用怕。如果能躲过这一劫,事情不败露,那么处长可以继续做,钱照收……他是这样一厢情愿地想的。   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狠下心,向单位和韩冰虹要放在家中保险柜中的机密材料下手。   三天后郑云天带着彭老闆要的东西去到别墅……   ……   夜阑如水,灯火阑珊。   夜深了,韩冰虹仍然埋头于工作,案头上堆满了从单位带回家中的材料和案卷,这是她做法官以来办的最辛苦的一次案,但她也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人生难得几回拼,对于一向上进的她是绝不会放弃的。   国投破产案涉及到很多过去没有遇到过的法律问题,在法律适用上的确存在一些困惑。对此,她在审理中从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出发,不等不拖,勇于探索,创造性地开展工作。遇到问题,首先研究出可行的方案,再投入到具体的审判实践中。   在纷繁複杂的案件面前,她行事果断,思维慎密,法学理论功底深厚的特点得到充分体现。以她为首的合议庭集合了省高院的精英,是一个最具团队精神的战斗力的集体,他们经过大量艰苦卓绝的工作,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国有资产,赢得了全国同行和上级领导的称讚和嘉许。   而老院长的话更是给她无限的动力,如果案件取得成功,她极有可能在下一届领导任职竟聘中当上省高院的副院长,郭柏龄院长已私底下向她通了气,将会在提名上支持她,如果真的如愿,她可能就是全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这的确是令人万般羡慕的成就啊!   而在她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时候,一张黑网却悄然向她张开了……   ************   仁东医院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南湖之滨,院内处处杨柳随风,景致怡人,新建的医学楼,先进的化验室掩映于湖光山色之中,在这里工作或养病是一种享受。   医学楼宽敞明亮的过道上走来一名身着白褂的护士,臂弯里挟着一个病历夹。迎面而过的人不时和她点头致意,   「你好,护士长……」   「你好……」被称作护士长的女人很有礼貌地微笑着回应,不一会来到了院长办公室前。   「得得……」女护士举起手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也不等里面有什么回应她就推门进去了,显得有点随意。   「院长……」护士进门后见里面有两个人,立即感到有点意外,「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正要退出去。   坐在办公桌后的老院长立即叫住她,「不用了……我们刚好谈完了……这样吧刘先生,再给我一点时间,三天后我答覆你,好吗……」   老院长对他对面的一个年轻人说。   「那……好吧……」年轻人显然有点不甘。   「价钱方面我们可以再商量的……折扣上希望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年轻人边走边说。   「好……好……」老人显得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彭」的一下。年轻人终于关上门出去了,护士长抿嘴笑道:「又是那些讨厌的医药销售代表么……」   「真烦……」老院长摘掉老花镜,瞥了一眼女人,「差点误了我的护士长的早餐……」   女人脸上掠过一片红霞,娇嗔道:「去……我才不希罕……」杏眼含春,秋波如水。   「迷死人的骚货……我把老命给了你了……还不过来……」老院长看着媚态的女人,丰姿婉约,虽然穿着宽鬆的白大褂,胸前的尤物还是蕩人心魂,微卷的秀髮上戴着护士帽,看护天使的风韵,引人犯罪。   护士长把门关紧,然后将办公室的两个窗帘拉上,一面眉目含情地挑逗着男人的视线,慢慢地移近办公台,把病历夹放在院长面前。   「来……尝尝今天的早餐,……」老院长一推椅子,身前空出一片,两腿向两边趴开。   护士长解开最上面的两三粒衣扣,春色若隐隐现,她慢慢地跪到院长的两腿间,隔着裤子轻轻地玩弄已撑起的小帐篷。   「快……受不了了……」男人催促。   护士长白葱般的手捻住拉链轻轻往下一拉,肉棒连内裤一起顶了出来。迷人的护士隔着内裤玩了一下,这才把肉棒放出来,黑黑瘦瘦的长得像节节的老竹一般,丑陋不堪。   护士长却不讨厌,柔滑的手掌握住套弄了一会,又向老人送了几个媚眼,这才把头凑近了,轻张檀嘴,慢慢把肉棒含了进去。   老人被美丽的护士长温热的口腔一下吸住,耐不住发出一声舒坦的歎息,肉棒也一下子硬了好几分,护士长便握住根部畅快地吞吐起来。   护士帽有节奏地起伏,欣赏美女口交确是人生一大快事,老人一边抚弄着秀髮一边看着下面的女人不断变换角度吸吮肉棒的各个部位,口技十分熟练。   「嗯……」老人满意地靠在大班椅上,享受着口舌之乐,拿起台上的病历夹翻看起来。   这时台上的电话「铃……」地响了。   院长迟疑了一下,拿开病历夹,只见下面风情万种的护士已是粉面桃花,娇小滑腻的舌头在龟头稜沟里打转,仔细地清理着。   他示意女人不要停下,伸手拿起话筒,「喂……你好,仁东医院……」   「您好,是马院长吗……」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嗯……我是马青藏……」老人很自然地答道。   「我是大昌啊,今天车永淳先生从日本过来,上午十点的飞机,他让我们两点在机场接他……我想晚上在别墅那边招待他,你也一同过来吧……」   「嗯……可以的,车先生那边他说準备得如何了……」马院长问道。   「他说这次会把药的样品带过来,按他说应该没问题,如果医院方面能配合的话,就可以进入实验阶段……」   「嗯……很好……对了……姓郑的摆平了没有……」马院长问。   「已经服服贴贴了,我们手上有了国安局的这些资料,进展相信会顺利很多。还有,过两天,我们有一单官司,是和国投案有关的,是她老婆主审,我想就趁这个机会给她开刀……」   「嗯…这个你看着办吧……不过得悠着点,别玩得过火了,大事要紧……」马青藏忍着下体越来越强的快感挂上电话,护士长用手托住翘起的精袋,加快了吞吐速度。   「噢……」马青藏畅快得身体弓直起来,肉棒急剧跳动,马眼发酸。   「啊……」老家伙抖动了两下,显然已在女护士的嘴里射了。   美丽的护士长嘴唇含紧,不让一点精液溢出,等到老人完全射完后,才小心含住满口污物地退了出来。   护士长娇柔地望了一眼快意的男人,一抿嘴,喉中一动,咕地把浓精嚥了下去,还伸出小舌舔了一下唇边。   「浪货……怎么样……味道还浓吧,我可积攒几天了……」马青藏看着骚媚的女人快意地说……   ************   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内,国徽高悬,气氛庄严肃穆。   国投案在债权申报的过程中,因债权申报人提出异议,形成债权异议纠纷案件几十宗,法院不得不在清算资产的同时,开庭审理这些棘手的案件,而且很多是涉外案,标的巨大。   今天的审理只不过是其中普通的一单而已。原告是辉业集团下属的娱乐公司海市蜃楼,被告是省物资建材公司,二者与通海国投间有着三角债,由于国投的破产,三者的债务纠缠不清。   韩冰虹身着深蓝的法官制服正坐审判台中央,两边是审判员,助理审判员和书记员。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一件案,但她一样很重视,因为她知道在整个国投破产案中,每一个环节都不容有失。   审理在循序地进行,但有利的天秤似渐渐倾向被告一方,就在案子就要明了的时候,突然原告律师说有新的证人,要向法庭出示重要证物,并要求由审判长亲自验证。   韩冰虹示意宣召原告新的证人上庭,法警将证人带上证人席,她略看了一眼这名证人,并无特别,肥大的身躯,身着西装。   在循例提问后,证人要求出示他所谓的重要证物。   韩冰虹示意法警把证物传上来,她折开信封,将里面的东西取出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惊得手心直冒汗,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